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游戏王者_ 第二百六十九章 我也是抢劫的-

时间:2021-02-22 19:1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伍玥初柒小说游戏王者 第二百六十九章 我也是抢劫的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孟然这话一出,倒是让胡金秋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胡金秋之所以如此和孟然说,或许是因为有些放不下面子,或者是因为不想给孟然找什么麻烦,有或者原本就是与孟然只有一面之缘,交情没有好到那个份上。

    总之,他当然知道和朋友聊天这种借口很蹩脚,但不管怎样好歹是个借口,让孟然可以就此离开不插手的借口。

    胡金秋相当于是在用一种很委婉的方式在拒绝孟然的帮助,可孟然如此回答就显得有些不太懂事。

    于是胡金秋便更觉得自己有些下不来台,但是他又确实知道面前这四个劫匪的来历和跟脚,委实是不想给孟然找什么麻烦,万一真出点什么意外,自己可是无论如何都赎罪不起。

    于是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

    余光瞥见这四个劫匪脸上的表情越发的不耐烦,胡金秋的心里越发的有些不安宁,赶忙用西域话叽里呱啦的开口解释了几句,然后转头对孟然说:“姑娘,真的没事,您赶紧走吧。”

    孟然没说您跟我不用客气这种废话,她原本也不是那种自来熟的性子,淡定的开口说道:“想让我走也行啊,这样吧胡大哥,他们要多少,麻烦您给我准备双份,我清点没问题了之后就走。”

    原本商队里面其他商人还有保镖这时候心中正有些高兴,不知道胡老板是走了什么狗屎运认识了山上的仙姑,又怎么会如此机缘凑巧在商队危难之际出现在这里,眼瞅着对方来就是为了解救商队于水深火热之中的,结果一转眼的功夫画风突变,咋还趁人之危落井下石呢?这小姑娘看上去也不像是那样的人呐,果然山上的人都不可以常理揣度。

    胡金秋心说姑奶奶您这不是给我添乱呢么,面前这四个人可都是昆仑山上的修行者,我们花点钱能平的事您要搀合起来那可就很难善了了。

    可眼瞧着孟然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胡金秋也确实是心善不想把孟然拖进这趟浑水中来,于是气氛再一次僵了下来。

    孟然不急,远处默默观察的齐贞和李强也不急,四个劫匪看样子挺着急的,但是最急的还是莫过于商队众人。

    商队每日走多少里路,在哪里休息、饮马、用饭、住宿,都是有严格要求的,为的就是尽最大的可能减少路上的成本,每多行进一日,那便是四十多人和马匹的费用,那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

    四个劫匪当中的一名女子大概是看着孟然御剑半空的样子是在是不顺眼,走上前两步,指着孟然的鼻子,叽里呱啦的说了两句什么。

    “胡大哥,她说的啥?”孟然问道。

    胡金秋面色一苦,轻声答道:“她问你是干什么的,如果不想死的话就赶紧离开,不要碍事。”

    胡金秋倒是真不给孟然留面子,人家说了什么他就这么直愣愣的翻译过去,连点遮掩都没有。

    其实这也是胡金秋耍了一个小聪明,孟然要是真禁不住对方的恫吓就离开这里了也好,要是真忍不住了非要打一架,反正与自己是没什么关系的,该给钱给钱就是了,你们这些高来高去的神仙和我们可不一样,惹不起,惹不起啊。

    孟然听了这话,心里面有些打鼓,但是脸上却露出了一丝笑容,对着胡金秋说道:“胡大哥,麻烦您帮我传个话,就说我和你之间不熟,但是和他们是同行,我也是打劫的,我们中原打劫的讲究江湖规矩,他们先来的让他们先动手,我们等他们劫完了再劫。”

    胡金秋心说这都哪跟哪啊,咱这的确是算不上熟,可您这装扮,无论如何看起来也不像是个打劫的不是。

    然而心里想的是一回事,嘴里还是原封不动的把孟然说的话传达了过去。

    那边一听胡金秋的复述,神色立马一变,对着孟然又是一通激烈的言辞,反正看表情是挺激烈的,但是经过胡金秋中间这一翻译,却又完全没有了言语中的那股子剑拔弩张,一时间让孟然都有点生不起气来。

    两个人吵架,除非是面对面的飙脏话,问候对方家里的女性成员,不然中间只要站个翻译,那架其实还挺难打起来的。

    “她说这里是西域昆仑山,不是中原,你凭什么上这里来打劫,抢我们的生意,她还说,西域不欢迎中原的修行者,让你赶紧滚,不然她就要动手了。”

    胡金秋说着话,心中却很无奈。

    这都叫什么事儿啊。

    商队的其他人自然也有既懂中原话,也懂西域话的,于是场面一时间变得有些喜感,大体上就是一群人先看着孟然说一通中原话,然后看着胡金秋把翻译之后的西域话传达过去,再转向四个劫匪,看着他们的反应,听着他们说一堆西域话,再看着胡金秋,到底是怎么翻译成中原话给孟然听。

    有点像看着打网球一来一回的观众。

    “我来这里打劫是因为我之前认识他,只是偶尔手痒了又碰到熟人,不打劫一下对不起我们之间的交情,我又没拦着你们动手,你们该干嘛就干嘛,不用管我。”孟然说。

    “不行,这里是我们昆仑山的地方,你打劫没有经过我们的允许,不可以这么做,如果你真的要在这里打劫他们,就是跟我们昆仑山作对,别怪我们不客气。”那名女子说。

    “你怎么不客气,说来听听?”孟然说。

    “我们西域没有怜香惜玉的说法,绝不会像你们中原人一样假惺惺的不忍心下手。”女子说。

    “那我们不如打一架,你们赢了我就离开,我赢了你们就离开,怎么样?”孟然问。

    “可以,但是你不能飞。”那名女子说。

    “那可不行,我在山上修炼的内容就是御剑飞行,如果不飞怎么和你打?”孟然白了她一眼。

    原本两个人三言两句就能聊清楚开打的事情,结果加上了胡金秋从中翻译,花了足足半个时辰这架还没有打起来,给周围看戏的商队众人脖子累的够呛。

    有许多商人已经开始命令保镖原地歇马,该喂水喂水,自己该吃干粮就吃干粮,搞不好今天晚上就得安营扎寨露宿野外了。

    那名女子坚持孟然御剑飞行和他们之间的战斗是不对等的,属于欺负人,孟然说我除了飞其他的我也不会,你还不让我飞是不是有点过分了,要不然还是你先抢劫,你抢完了我再抢总行了吧,那女子说不行,这是我昆仑山的底盘,你不能说抢就抢,孟然说那好啊,我们打一架呗,那女子说好,你不能飞……

    人类的本质是复读机。

    胡金秋说我求求你们了,要不然你们双方先吵着,我们先走,回头你们谁赢了谁跟我说一声,我给你们送钱过来行吗?哪有那么多功夫跟你们这耗着啊。

    二人用不同的语言说出了同样的两个字:“不行。”

    四个劫匪的意思是你要是不给钱,就肯定是别想着从我们手底下溜过去,孟然的意思是你要是走了连个翻译都没有,万一打起来回头闹个误会什么的说都说不清楚。

    一触即发的战斗忽然变成了磨洋工,无论是商队众人还是四个劫匪,对这件事情恐怕都没有什么充分的心理预期。

    原本如临大敌的四个劫匪眼见着孟然没有上来就打的意思,此时也放松了下来。

    劫匪放松了,商队自然也放松了。

    至于孟然,反正是踩在剑上,说飞就飞,自然是最不慌的那个。

    抽着聊天的功夫,孟然倒是有心思问了胡金秋一句,这到底是咋回事。

    原来,往西域走货其实也跟中原跑商差不多是一个意思,道理其实很简单,哪里都有穷人,所以哪里都有这上山为贼,落草为寇的匪徒。

    只不过与中原不太一样的是,中原的匪徒大体上还讲究一些江湖道义,一般情况下图财不害命,而西域民风彪悍,地广人稀,大多数地方还是无政府的状态,所以那种杀人越货的事情并不算鲜见。

    往西域走货,除了培养和雇佣属于自己完全信得过的保镖之外,往往需要在当地找到势力庇护。

    而既往这些年里,能庇护过往商队最大的势力,便是昆仑山的修仙者们。

    但是作为交换,这些商队往往也要在路过此地时,给昆仑山交上一笔不菲的保护费。

    这些年商人和修仙者之间,往往就是依靠这种互惠互利的关系,才让西域的山上和山下有了那么一缕神奇的联系。

    说到这里胡金秋的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苦笑,无奈的说道:“可是今年这不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往年要的供奉今年翻了数倍,照这么个交法,我们这些货恐怕连钱都赚不到了,还要往里面搭银子,你说我们能给吗?”

    毛利和净利的差别孟然还是懂的,听到这里点了点头,明白了为什么双方会僵持不下了。

    原来不是抢劫啊。手机用户看游戏王者请浏览,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